• <blockquote id="i262m"><center id="i262m"></center></blockquote><td id="i262m"><center id="i262m"></center></td>
  • 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
    首頁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游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

    本報記者 朱瀚墨

    “周末,去打個本?”曾經風靡成人社交圈的劇本殺,正在蘇城少兒中悄然流行。據了解,作為一種新興游戲,兒童劇本殺面向6-14歲少兒,一般以劇情為核心,開展沉浸式、演繹式劇本游戲。有家長認為,兒童劇本殺集合知識性與趣味性,體現寓教于樂;也有家長擔心,兒童心智尚未成熟,劇本的研發和游戲過程,能確保健康向上嗎?

      劇本殺中的道具,可以幫助孩子快速“進入狀態”?! ∮浾摺 ≈戾珨z

    劇本殺中的道具,可以幫助孩子快速“進入狀態”。記者 朱瀚墨攝

    沉浸體驗中獲得新知

    兒童劇本殺遠非“過家家”

    完成周末作業后,10歲的張新文最期待“打本”。“我很喜歡歷史本。”說起自己的游戲經驗,他頓時來了精神。最近,他在《三國演義》劇本中扮演諸葛亮。孩子們穿上長衫,戴好綸巾,利用道具卡、技能卡,調兵遣將、攻城略地,最終“占領洛陽”。“我很早就看過書,玩起來挺輕松。”摸到了游戲訣竅,他說,現在自己更喜歡看歷史著作,“萬一哪天又遇上我熟悉的本呢?”

    “綜合運用服飾、道具、環境、音樂,幫助孩子快速沉浸,并在‘隊友’的配合下完成任務、潛移默化地學習,是兒童劇本殺一大特征。”蘇州夜鴉演繹劇社負責人江濤說。在劇本架上,《來電》聚焦電信詐騙,幫助孩子了解詐騙手段;《鼓鼓的錢袋》提高分配水平,注重孩子財商培養;《閃閃的紅星》以紅色歷史為背景,進行愛國主義教育。“這些劇本,往往是真實生活的投射。”江濤認為,它們都有現實教育意義。此外,研讀劇本,可以鍛煉孩子的理解能力,幫助培養深度閱讀;沉浸式演繹,能激發孩子探索新知、啟發思想;團隊協作,則可以提升創造力、增強責任感。

    據了解,相較于成人版的桌面游戲,兒童版劇本殺已經更進一步,出現不少實景演繹。根植孫武文化,蘇州驢先生逆境商教育推出“36計文武課堂”,以兵法解讀、實戰解析、攻防技能等為切口,引導兒童化身軍事角色,參與戶外對抗。“這并非升級版‘過家家’。”公司負責人嚴銘說,兒童劇本殺有主題、主線和角色限定。劇本中,每人都有隱藏線索,大家要相互啟發,在DM(主持人)的引導下,一步步學習并應用知識,將故事情節推向高潮。此外,優質的劇本,能為孩子帶來價值觀的正向引導。這些特點,“過家家”都遠不具備。

    提升素養需因人制宜

    “第二課堂”分齡標準亟待統一

    鐘奕今年讀六年級。盡管處在升學當口,媽媽周星渲卻依然鼓勵她勞逸結合,在周末參加劇本殺。目前,鐘奕的“戰績”已超20場。“我感覺她的表現力、理解力、組織力、演繹水平和表達能力,都有明顯提升,劇本殺不亞于一所‘第二課堂’。”周星渲說,在10月初的一次戶外拓展中,鐘奕展現了優秀的組織、社交能力,帶著比她大三四歲的組員們,圓滿完成任務,這讓她驚喜不已。但周星渲坦言,找到同年齡段孩子、合適的劇本,“組局”有難度。

    據了解,目前,兒童劇本殺可以分為四大類:歡樂機智類,主打能力養成,6-9歲兒童需輔助完成;邏輯推理類,主打故事演繹、解謎,10歲以上兒童方可獨立完成;情感還原類,主打角色扮演,一般面向12歲以上少年,鼓勵家長參與,以增進親子關系;而課本知識類,由于穿插的歷史、文學、英語,甚至物理知識,來自不同年級,因此“組局”更難。

    受年齡影響,孩子們的理解力、表達能力往往存在差距。9月中旬,市民黃女士帶著7歲的女兒參加了一場兒童劇本殺。“雖然劇本上有拼音,但孩子的理解能力有限,只能被DM‘帶著跑’,游戲中幾乎沒什么興趣。”她認為,創作者、劇本店應該在年齡劃分上更細致。針對低齡兒童,如果有音頻、視頻形式的劇本,孩子們會更易于理解。“6-8歲的兒童,對音樂、色彩的反應更強。10-14歲的少年,一般對分組對抗、個人價值的敏銳度更高。”嚴銘說,他們也在根據反饋不斷調整,如引入年齡細分更明確的劇本、同一游戲設置“進階式”玩法等,避免“低齡童不懂、大齡童不屑”的窘境。

    課后活動是減輕負擔

    虛擬人生體驗應回歸休閑本質

    以“兒童劇本殺”為關鍵詞,在大眾點評網上,搜索結果高達700余條。但在詳情頁不難發現,絕大部分為成人游戲社,僅提供部分兒童劇本。在評論中,有家長反饋:“想帶娃去體驗,無奈大人的游戲基本不適合孩子。”江濤說,與成人版常見驚悚內容不同,兒童版只有“劇情”沒有“殺”,它更合適被稱為“劇游”,是一種課后活動的補充。孩子參與其中,更多的是尋求童年快樂。

    今年7月,文旅部等五部門聯合發布《關于加強劇本娛樂經營場所管理的通知》,從內容管理、未成年人保護等方面,強化主體責任,明確監管職責,確保未成年人在健康成長的基礎上,獲得正向積極的游戲體驗。

    吳江區教育局中小學心理健康教育研究與指導中心負責人薛晟認為,從未成年人的認知特點、思維發展來看,利用聲、光、電等,營造出來的虛擬人生體驗,很貼近孩子們的休閑需求。在移情的過程中,孩子們也更容易情緒宣泄、療愈,因此,它存在一定正向作用。但兒童劇本殺,本質是休閑娛樂而非教育,不應當過度強調其教育意義。“事實上,學習知識,只是孩子在休閑中的意外收獲,并非目的。”

    “如果與學業結合太緊,孩子的接受度一定會下降。”薛晟認為,不管是“擦邊球”式介入學科培訓,還是強化課業教育,都不應是兒童劇本殺的模樣。要避免游戲異化,成為新形式的“校外培訓”,需要在加強未成年人保護的基礎上,認真踐行“雙減”要求。此外,還應對游戲安全設置、游戲時間設定、游戲定價等積極監管。

    聲明:所有來源為“蘇州日報”、“姑蘇晚報”、“城市商報”和“蘇州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昆曲泥塑《春香鬧學》
    圍觀獎杯
    時空隧道
    穿行
    色彩斑斕
    愛水護水我先行
    又粗又热 狠狠撞进身体里
  • <blockquote id="i262m"><center id="i262m"></center></blockquote><td id="i262m"><center id="i262m"></center></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