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i262m"><center id="i262m"></center></blockquote><td id="i262m"><center id="i262m"></center></td>
  • 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
    首頁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游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

    □秋末

    從網上看到有關周莊的一個片子,片中說是畫家楊明義發現了周莊,楊明義的畫讓周莊走了出來;還說,陳逸飛按周莊雙橋畫了《故鄉的回憶》。此兩說,其實是個公案,早有爭議。秋末作過二文,重發于后。

    01.誰發現了周莊?(2004年7月27日)

    蘇州世遺會期間中央電視臺有檔節目,說是蘇州畫家楊明義是發現周莊第一人。周莊是被發現出來的嗎?楊明義是發現周莊第一人?

    好像在我們許多蘇州人的腦子里,周莊不存在發現不發現的問題。周莊不是秦始皇地宮里的兵馬俑,一年365天落在光天化日之下,與發現不大搭界。在周莊名聲大振,游客如織之前,雖交通不便藏在深閨,但知道的人還是不少,年年春夏秋冬去拜訪過的人也不是一個兩個。秋末去一睹芳容的時候,是1984年,好像沈廳開了爿襪廠,我們按出廠價買了幾雙便宜襪子。那時去周莊的人腦子里誰也沒有蹦出自己在發現類似兵馬俑的想法。

    而說楊明義發現了周莊也不無道理。楊明義酷愛江南山水,情有獨鐘江南古鎮。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從一幅照片知道了周莊,在神游周莊之后,如獲至寶,又把周莊介紹給在美畫家陳逸飛。陳逸飛的筆下周莊又成了中美領導人的不同尋常的禮品。周莊走出了江南水鄉走出了中國。楊明義的發現,不只是發現昆之南滬之西四水相擁有個周莊,是發現周莊的內在之美,發現周莊非同尋常的價值。如果說從深閨發現周莊是第一種發現,楊明義對周莊的發現,是美的發現,應屬第二種發現。打個不恰當的比喻,前為存在的發現,后為精神的發現。

    這兩種類型的發現,有類似于秦皇兵馬俑的發現。前兩年是誰發現了兵馬俑打了一場官司,無意間發現兵馬俑的農民說他們發現兵馬俑,專家說不是,是一位研究兵馬俑的專家發現了兵馬俑,爭論的焦點,從地下挖出來算不算發現,不知道那些碎陶塊是兵馬俑,不知道兵馬俑的價值,這樣的發現算不算發現?后來“統一”了看法,從地下挖出來是一種發現,弄清楚是兵馬俑、弄清楚兵馬俑的價值也是發現。官司息了,說明了一個道理,發現是分層次的,分層的發現又是相互聯系的。兵馬俑如此,周莊亦是如此。

    中央電視臺的片子說楊明義是發現周莊第一人,似乎有點歧義,似乎楊明義之前誰也沒有發現周莊。這就需要加點限制,畫個框框,在美學范疇,在文革之中,在古鎮可能遭毀之時,楊明義發現了周莊。無可否認,楊明義、陳逸飛對周莊的發現、推薦,進入世界遺產名錄,成為一大旅游景點,繁榮了周莊,是有功勞的;但是,我們也不應把一切都歸之于楊明義的發現,其實,與此相關的因素還是不少。大而言之,中央明確蘇州城市性質,蘇州走保護古城發展新區之路,對同里、甪直、周莊都起了示范作用,若沒有這一條,周莊也同樣會在發展經濟中毀掉;中而言之,上海的陳從周、阮儀三等一批專家對保護名勝、園林、古鎮、古村落大聲疾呼,乃至力所能及的干預,相識相知的基礎上的出智出力,周莊能逃避一劫,同樣功不可沒;次而言之,周莊的領導能及早覺悟,及時抓住旅游大潮,推出周莊,也是少不得的。

    現實中的發現挺豐富多彩的。

    02.“雙橋”的原型是誰?(2010年4月10日)

    先引一段文字。這段文字摘自陳益《陳逸飛的“冤假錯案”:畫的是哪里的橋?》,載2009年12月10日中國新聞網。

    在古鎮周莊,幾乎每個導游都會說,畫家陳逸飛一幅以雙橋為主題的油畫,印上聯合國郵局發行的首日封,引起世人矚目,周莊從此走向了世界。從1985年初到現在,二十幾年中只有極少數人見到過這枚首日封。然而,事實并非如此,首日封上畫的是古鎮錦溪的一座石拱橋。1985年元旦,我當時在昆山廣播電視局從事新聞工作,在一個新年聯歡會上,遇見了文管會的程振旅先生。他告訴我,陳逸飛一幅描繪周莊雙橋的油畫《故鄉的回憶》,由美國石油大王阿曼德·哈默收購。哈默在去年秋天訪華時,贈送給了鄧小平。隨即,這幅油畫經作者加工,印上了1985年世界聯合國協會的首日封。1983年春,自費留美的陳逸飛回到上海,去古鎮寫生,每次都是程振旅陪同。當時昆山至錦溪、周莊的公路尚未筑通,程振旅向昆山航道管理站商借了一條小輪船,在六七天時間里,陪著陳逸飛一路經甪直、錦溪,到達周莊。陳逸飛沒有采用畫家們常用的在畫板上寫生的辦法,而是把感興趣的景物拍攝下來,帶回畫室,再進行創作。1984年10月29日晚上,在燈火輝煌的紐約哈默畫廊,五百多位來賓歡聚一堂,祝賀38歲的青年畫家第二次在哈默畫廊舉辦畫展,大家對陳逸飛作品作出了極高的評價。我在1985年元旦聽了程振旅先生提供的情況后,第二天就向省市新聞單位發了消息,《新華日報》沒幾天就見報了。不久,陳逸飛又從美國寄來了一張16吋的彩色照片,那是由一位美國記者拍攝的,角度選擇得很好,鄧小平和哈默面對面交談,裝在油畫框里的《故鄉的回憶》就在他們身旁,幾乎占了照片的三分之一。1990年11月,陳逸飛回到上海,參加其大型畫冊的首發式。16日,他又一次去周莊。我剛剛調到昆山市文化局工作,也參與了接待。為了報答周莊的盛情,陳逸飛特意帶來了一枚首日封,在沈廳贈送給周莊鎮鎮長莊春地,還揮筆題詞“我愛周莊”。這時候,我和莊春地才見到了這枚知名度很高的首日封。我驚異地發現,畫面上并非周莊雙橋,竟是另一座橋——古鎮錦溪的南塘橋!也就是說,五年前我寫的新聞稿,其中有一個關鍵內容與事實不符。

    此事怎看?果真是“冤假錯案”?誰的錯?陳益說:南塘橋,又稱里和橋,是錦溪鎮古橋的代表,始建于南宋,明清時期做過維修,武康巖和青石的構件至今仍很完整。當時我就萌生一個念頭,要認真寫一篇文章,以澄清事實。然而考慮到五年前寫的消息已盡人皆知,一旦糾錯,或許會對古鎮周莊產生負面影響,便把事情擱置了,一擱就是24年。在這期間,陳逸飛每年都去周莊參加各種活動。關于首日封上的油畫,他有這樣一個機智的解釋:“我畫的是江南古橋。你可以說它像什么橋,也可以說它不像什么橋。”是的,作為一件藝術品,其價值并不在于它的原型在哪里,它應該是審美的,我們就通過它來欣賞江南之美吧。但作為一次差錯的當事人之一,我想我還是應該把事情說清楚。

    秋末曰:陳益是誠實的認真的,敢在盛名之下說陳逸飛錯點鴛鴦用錯了原型。但又陷入了混亂,既把《故鄉的回憶》當藝術品,又把它當照片,既承認首日封上的畫是油畫,又以照片作對照相要求。要知道,拍的照片是素材,畫是創作,取哪座雙橋之材都無不可,不能這樣對號入座,你無法否定陳逸飛創作時沒有注入周莊的靈魂和影子??梢赃@樣說,《故鄉的回憶》并非只取材于某一座橋,也不是某座橋的復制?!峨p橋》可以是周莊雙橋,可以是錦溪雙橋,也可以是同里、甪直雙橋,是藝術的雙橋。美麗的“冤假錯案”。

    不過,有一點倒值得美術界思考,依樣畫葫蘆,攝影的翻版,這樣畫畫是不是創作?

    聲明:所有來源為“蘇州日報”、“姑蘇晚報”、“城市商報”和“蘇州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捷足先登
    思政課進革博
    “百花”齊放
    來點素的
    開學義賣
    紅梅報春
    又粗又热 狠狠撞进身体里
  • <blockquote id="i262m"><center id="i262m"></center></blockquote><td id="i262m"><center id="i262m"></center></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