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i262m"><center id="i262m"></center></blockquote><td id="i262m"><center id="i262m"></center></td>
  • 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
    首頁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游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

    □秋末

    有無生理詩說?沒聽說,上大學時《文學概論》里沒有。姑妄言之。

    賈淺淺挨罵,羞那幾首尿屎詩,秋末也參與其間。大漢毆小姑娘,不大對等,有欺負人之嫌。所以,秋末手下留情,沒出手,只勸她停幾年做詩,先上山下鄉,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思想情感變變,多寫紅旗渠,海闊天空一點,做不成杜甫“車轔轔馬蕭蕭”,做半個李清照“人比黃花瘦”也好,總比搗尿屎強。

    說句公道話,人體、器官、生理、性入詩詞,早已有之,有的既有情還有意,詩情畫意,美得很。也有經典傳世之作。你說,把“巫山云雨”化作男女歡合,不挺切合很有意境的嗎?區分的是美與穢。要問的,賈淺淺,你給人的是美還是穢呢?

    坦白講,秋末也涂過生理詩,作過一首就叫《尿尿》的兩句大白話的所謂現代詩,沒有發表。出詩集時想混進去,編輯火眼金睛,舉起刀子喀嚓砍了。不大愿意,沒得辦法,刀在編輯手里,只好落兩滴眼淚,委屈一下秋末先生了。不過,得謝謝編輯朋友,秋末詩集沒尿水味了。實話,那首《尿尿》挺具象的,自以為還蠻有寓意的,人生的一種境況呀。

    人,無生理,也就嗚呼哀哉了,文學,人學也,生理詩不可無。

     

    尿尿

    有文配畫曰:小時候,哭著哭著就笑了;長大后,笑著笑著就哭了。小時候,枕頭上都是口水;長大后,枕頭上都是淚水。小時侯,我們詞不達意;長大后,我們言不由衷。小時候,打著打著就和好了;長大后,和和氣氣就絕交了……忽有所悟,想到了自由與自主,續上一對。自由有無知,自主難自主。

    小時候,要尿就尿畫地圖

    老了,不尿也尿滴滴答答

     

    與生理相關的,還有一首叫《補腎》的,詩集出版時,開刀把“腰子”割了。有沒有貢獻給急需補腎者,不知道,多半上肉攤賣了,炒成腰花變美食被吃了。好多年了,有只廣告,叫“你好我也好”,女的依在男的胸口上說的,男的腎虛腎虧,軟綿綿的,得補腎。后來,好像改成“你好全家好”,意境變了,大家說不好,把“好”意去掉了。世風呀,男性女性化,蘭花指頭水蛇腰,扭扭捏捏,嗲聲嗲氣,娘娘腔,奶油小生走天下。這個世風不好,長此下去,要亡國滅種的。這樣的男人能打仗嗎?

     

    補腎

    是因為

    小沈陽越來越多了?

    還因為

    李玉剛受到了追捧?

     

    老,老去,不可更改的生理現象。說人三十歲就開始變老了,有細胞漸漸老了,生華發了。醫藥界研發長生不老藥,鍥而不舍,好像沒什么進展??估?,可能老去會慢一點,百歲了,終究要死的。還是多理解老,多關愛老,讓老人活得舒坦一點,有尊嚴一點。此乃全社會的責任。那類沒天良的虐待老人的黑天良要狠狠打擊。所以,這首詩沒刪。

     

    老了

    用電視控制器開空調

    不動,三按,還不動

    咕嚕一聲,空調又壞了

    不是剛修不久?

    溜彎,回家,開門

    摸口袋,左摸右摸

    翻了一只再一只

    唉,鑰匙忘了帶

    手機呼,女兒快快來

    搖頭,搖頭

    指著爸脖子:你看你看

    鑰匙掛在脖子上

    摸著了,哈哈大笑

    女兒淚:爸,你老了

    父搖頭:能知錯,孰稱老?

     

    一段時候,油膩受到了追捧,也有討伐。小青年清秀,中年油膩,一種世態。油膩是什么?人油膩了好不好?

     

    油膩

    清湯寡水的年代,沒有油膩一說。而大喊清淡歸去來兮,也是在油膩多了之后。頭發油光可鑒,魯迅說,上海灘上的小開。

    油多了才膩?是,也不完全是。無油也可膩,蘇州人常說,倷膩得來。

    油滑、油膩哥兒倆,一個腳踩西瓜皮沒準星兒,踩到哪是哪。一個黏滋滋,叫人心泛,胃口全無。油膩討人厭,油滑無擔當。

    油膩也是一種世態,不少是小富后的發嗲。紅光滿面、油光可鑒、肚皮凸起、左搖右擺,

    三天兩頭進出飯店、時不時吐句小曲兒,還叨叨:窮得只剩下了錢。

    馮唐把油膩與猥瑣連在一起:油膩的猥瑣中年男人,不僅猥瑣還油膩。所以,油膩與猥瑣是有區別的,猥瑣多指賊頭狗腦、庸俗卑下。

    能不說,油膩也是一種文風?詞藻華麗、夸張無邊,鶯聲燕語、全無一句狠話。肉嘟嘟,扶不起,沒有筋也無骨。憤怒出號角,油膩出虛胖,骨感就是對油膩的反抗。

    為何把油膩給了中年人?奮斗過了,閱歷也有了,甜酸苦辣嘗過了,有點成,果不大,小日子無慮了,蹚大水不敢了,上高山少氣了。閱歷成了油,花前月下也膩了。中等收入有陷阱,中年也有陷阱。

    油膩自己怎么看?油膩朋友這么說:油膩了又能咋的?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又不指望在外面勾三搭四,我樂意干啥干啥,我穿個跨欄背心盤個手串在小區樓下討論美國總統,咋啦?礙著誰事了?人到中年,就得隨性,灑脫。該吃吃該喝喝,有點肚子沒事。

    舌胎長期黃膩,郎中說那是病。苔黃為熱,苔膩為濕,邪熱與痰涎濕濁交結而成,主病濕熱積滯,亦主外感暑熱。得上醫院了。自己能治嗎?能,調節飲食。

    給人一片綠葉,自留一室清氣。

    聲明:所有來源為“蘇州日報”、“姑蘇晚報”、“城市商報”和“蘇州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捷足先登
    思政課進革博
    “百花”齊放
    來點素的
    開學義賣
    紅梅報春
    又粗又热 狠狠撞进身体里
  • <blockquote id="i262m"><center id="i262m"></center></blockquote><td id="i262m"><center id="i262m"></center></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