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i262m"><center id="i262m"></center></blockquote><td id="i262m"><center id="i262m"></center></td>
  • 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
    首頁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游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

    □秋末

    園林,昆曲,評彈,絲綢,工藝,雕刻,玉石,可以講,這就是蘇州文化。園林,蘇州就是你,你就是蘇州,兩個“甲”字(狀元與園林),你占了一半。昆曲,百戲之祖,說昆曲代表蘇州傳統文化,也不為過。評彈更像蘇州,蘇州的言語,蘇州的韻味。而絲綢,與稻米,成全了魚米之鄉,衣被天下。加上古城、街巷,就是天堂蘇州。

    這些傳統文化,景況大多不怎么好。園林獨家,受到高禮遇,受到追捧,既在蘊含的文化、建筑藝術,還在欣嘗與旅游;但園林如宮殿,本不是尋常百姓家,若三個孔子,園林有多種含義,需要辨一辨,確立較為全面的園林觀。昆曲、評彈境遇相仿,不是不重視,也不是少花力氣,繼承乏力,創新無門,最要命的,離大眾越來越遠,看不到希望?;蛟S這就是規律,一種文化、一種文學樣式的興衰決定于相應的社會形態和欣賞習慣的變化,興于社會,衰也與社會變化相關。要今天的年輕人不進電影院天天去聽昆曲,比登天還難。時勢難違,這就是勢呀。而蠶桑、絲綢,也在衰退之中,為蠶桑慶幸,東邊不亮西邊亮,云南貴州正在替代蘇州湖州,新的蠶鄉與綢都在崛起。

    提了一個問題,是不是,我們應該把更多的精力放到建設、發展現代文化上,同時,著力保護、繼承傳統,不讓消亡。

     

    園林

    拙政無成筑亭臺

    留園應是商人留

    狀元不第種桃花

    卿卿我我滄浪游

     

    湖山從此無柏樁

    太湖石空水拍岸

    圍圍一圈隔煙塵

    方寸之地無大雁

     

    作家依樣畫葫蘆

    香山匠人美名揚

    林園成市市成園

    美美漂洋到西洋

     

    昆曲

    千士為你鳴鑼

    百官給你抬轎

    學子做你螟蛉

    世遺替你揚名

    怎還是愁容滿面

    怎又像落難公子

    難道真是一遺成讖

    魂魄兒遺在了宮廷樓榭

    難道真是老杜所言

    此曲只應天上有

    人間只能唱幾回

    奴去也 別別別

     

    評彈

    一只琵琶評千年紛紛擾攏

    四根弦子彈人間悲歡離合

    從伍子胥到玄武門

    從楊乃武到阿慶嫂

    小鎮是???,里弄揚歡笑

    你使江南更有韻味

    你使姑蘇又軟甜三分

    可惜啊,你滿臉皺紋

    伴你的阿爹阿婆也步履蹣跚

    音猶響,人漸稀

    京城老領導歸去,你也跟去?

    不,不,不……

    世事,不能沒有你的評說

    人間,不能沒有你的彈奏

     

    盆景

    我聽到了

    為狗爬出的洞敞開著

    一個聲音高叫著

    爬出來吧,給你自由

    天哪,這哪里是自由

    脊梁彎了,四肢綁了

    根不入地,枝不能彈

    問藝術家

    是美還是抽殘?

     

    書法

    己亥三月,住西子湖畔。一日,晨起,見數位老人在湖堤石板上以水寫字,全神貫注,旁若無人。行草楷隸,有板有眼,嘆為觀止。蘇州大公園和許多城市景點亦有。今日民間書法一景。

    湖水當墨地當紙

    大筆如帚繼蘭亭

    掃地也有道中人

    歐王筆底已寫盡(注)

    注:歐王指王羲之、歐陽修。沈從文有言:書法家出則書法亡。

     

    蠶絲

    瓊樓玉宇

    搭了個鳥巢

    累了一個春夏

    睡了,甜甜蜜蜜

     

    一頂蚊帳

    搭了個搖籃

    搖呀搖,搖到外婆橋

    笑著,做個好夢

     

    一根絲兒

    柔又軟,抽呀抽

    抽出了半座姑蘇

    鮮亮了一個中華

     

    一根絲兒

    長又長,拉呀拉

    從東方到西方

    拉出一條道道

     

    搬家了?向西向西

    云南貴州拉薩……

     

    門窗

    兩個關節點,兩條通道。

    打開門,走出去,從東到西,走到月球。打開窗,看大千世界,可坐井觀天。

    “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門與窗的詮釋。“含”的是圖畫,“泊”的是行船??磮D畫不必走出去,闖世界一定要走出去。

    門與窗,每個時代都注入了那個時代的文化。蘇州的門,大都是小門、石庫門,與蘇州的小,與小巷,相匹配。有文化有藝木的是窗,漏窗之漏,就那么一個字,寫盡蘇州文人蘇州藝術在門窗上的雅致與情趣。門小,蘇州人除出去做官,不大想闖世界;窗雅,蘇州人喜歡在園林里,鳥語花香,一窗一景。以前的蘇州人,看到的是畫,走不到的是海。

    六十年,一個甲子的歷史,貫穿了的也是門與窗。半個甲子沒門沒窗,少門少窗,關起門來做事。說不想開門開窗,九十是冤枉,人家不讓你開門開窗,從外面把門把窗釘死。另半個甲子,開門開窗,一開百開。有了門,走了出去;有了窗,看到了風景。變化,發展,就是從開門開窗開始的。

    蚊子論,蒼蠅論,不再聽說了。

    世無走完的路,也沒有看完的景,沒有永久的門永久的窗。

    聲明:所有來源為“蘇州日報”、“姑蘇晚報”、“城市商報”和“蘇州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捷足先登
    思政課進革博
    “百花”齊放
    來點素的
    開學義賣
    紅梅報春
    又粗又热 狠狠撞进身体里
  • <blockquote id="i262m"><center id="i262m"></center></blockquote><td id="i262m"><center id="i262m"></center></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