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i262m"><center id="i262m"></center></blockquote><td id="i262m"><center id="i262m"></center></td>
  • 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
    首頁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游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

    □秋末

    最近,《天涯雜志》發表房寧《江村三日》,觀察者等網轉發。按語說:新時代以來,中國鄉村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消除了絕對貧困,朝著鄉村振興的新目標邁進。房寧、宋艷麗兩位學者,以中國社會學史上最富盛名的開弦弓村(江村)、臺頭村為觀察對象,讓我們看到了這兩個由于被費孝通和楊懋春書寫而聲名遠播的村莊,數十年來的山鄉之變與新人新風。先推出房寧《江村三日》,以饗讀者。

    對房寧,有此介紹:學者,現居北京。主要著作有《社會主義是一種和諧》《向實求學政治學方法五講》等。秋末耳聞,房寧乃當今知名學者,尤其在農村領域,很有建樹,讀過他有關華西的訪問記,寫過感言。

    房文說,《江村經濟》的要害,對中國社會作分析,提出人地矛盾是基本矛盾。費孝通認為,僅僅實行土地改革、減收地租、平均地權,并不能最終解決中國的土地問題、農村貧困問題。發展是硬道理替代階級斗爭一抓就靈,是歷史的必然。實踐證明,家庭聯產承包歸還農民種田自主權是必要的,但并不能解決人地矛盾,不能解決三農問題,城市化、科技才是治本之策。

    下面是部分摘錄,加了幾句感言。供參閱。

    01.《江村經濟》是多種客觀因素造就的

    1935年,廣西省政府邀請清華大學人類學教授史祿國來廣西大瑤山對當地少數民族做人類學調查。史祿國工作繁忙不能成行,便推薦他的學生費孝通代為調查。十分不幸的是,當年12月16日,費孝通夫婦在調研途中因向導“先行不候”,而誤入虎阱,費孝通身受重傷,王同惠竟在尋求救助路上不幸墜崖溺水身亡。費孝通掙扎爬行救生,幸運獲救。被救出后,在廣西教育廳和友人幫助下,費孝通輾轉到廣州入醫院治療,翌年6月回家鄉蘇州吳江休養。費孝通有個了不起的姐姐費達生。1924年,費達生來到開弦弓村辦起了蠶業指導所;1929年,她創辦了開弦弓生絲精制運銷合作社,簡稱“合作絲廠”。聽聞弟弟受傷,費達生就邀請費孝通來開弦弓村,在她的絲廠里休養考察。費孝通與開弦弓村的故事由此發生。姚富坤,一些學者稱他為“農民社會學家”,他在研究費孝通早年生涯和學術經歷時說過一句話:“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費孝通本人似乎也持這樣看法,他在《江村經濟》“著者前言”中寫道:“這本書的寫成可說是并非出于著者有意栽培的結果,而是由于一連串的客觀的偶然因素促成的。”

    (怕無心之中有“有心”吧,費孝通若不關心農村、農民,若不關心民生,也不會去調查,更何況他在養病。必然之中有偶然,偶然之中有必然。)

    02. 費孝通最杰出的學術成就

    提出“人地矛盾”是中國社會基本矛盾的觀點,是費孝通一生最重要的學術成就,而這正是來自于他對開弦弓村經濟社會情況的實地考察和歸納總結。開弦弓村是蘇南自然條件最為優越、最為富庶的地方,但同時又是人多地少的“人地矛盾”最為突出的地方。自宋代即有“湖蘇熟,天下足”之說,但到了明清此說悄然變為“湖廣熟,天下足”。明清,洞庭湖流域以及廣東已經取代了太湖流域成為中國糧食的主產地。為什么江南魚米之鄉到明清之時糧食不能自給自足了呢?并非糧食少了而是人口增加了。在《江村經濟》中費孝通記載:1935年,開弦弓村人口為1458人,人口密度達每平方英里1980人。這個數字是相當驚人的,因為當時人口密度已居全國前列的江蘇省人口總密度為每平方英里896人。就是說,開弦弓村人口密度是江蘇省人口總密度兩倍以上。1936年費孝通在開弦弓村考察時看到,在如此得天獨厚的富庶之地,村民們生活卻是困難重重,勉強溫飽。費孝通由此領悟:“中國農村的基本問題,就是農民的收入降低到不足以維持最低生活水平所需的程度。”

    (人地矛盾突出,蘇南大致如此。江陰尤為突出,土改時人均一畝。中國農民問題最基本的是土地問題,平均地權、土地改革由此而來。階級矛盾也由此而來。)

    03. 費孝通特立獨行

    費孝通在《江村經濟》中提出人地矛盾是中國社會基本矛盾的觀點,在當時是特立獨行的。關于近代中國社會危機與衰落的原因,從孫中山到毛澤東,當時的主流觀點是認為,主要問題是土地占有不均,在于社會的階級分化與對立。孫中山主張“平均地權”,毛澤東主張發動階級斗爭,推翻剝削階級統治。費孝通是贊同的,但是,費孝通也看到了更為深刻的癥結還是在于生產力領域,而農村工業化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費孝通在《江村經濟》最后一章“中國的土地問題”中明確指出:“我們必須認識到,僅僅實行土地改革、減收地租、平均地權,并不能最終解決中國的土地問題。”“最終解決中國土地問題的辦法不在于緊縮農民的開支而應該增加農民的收入。因此,讓我再重申一遍,恢復農村企業是根本措施。”應該說,指出中國社會基本矛盾在于人地矛盾,并進一步指出中國農村根本出路在于鄉村工業化是正確的觀點,但這在當時以及后來很長時間內并未被主流所認可。

    (今天看來,《中國社會各階級分析》與《中國農民的生活》(“江村經濟”)是中國社會學的兩顆雙子星座,共同對中國社會基本矛盾作了綱領性的闡述。都是偉大的。土改是必要的,是農民幾千年斗爭的結果;互助合作是必需的,合作永遠需要。階級論、人地論是從不同角度說的,不能對立,也不能相互取代。歷史證明,不解決中國尖銳的人地矛盾,農民貧困是解決不了的,也印證只有發展才是治貧的根本之策。)

    04. 解決人地矛盾在增加農民收入

    為什么江南富庶之地農民收入水平會不斷下降呢?費孝通深入調查了解了開弦弓村的生產結構和農民收入結構。他直觀地看到,江南農村的生產組織以及勞動分工是:男耕女織。 蘇南是一個農業開發歷史悠久的地區,農業經濟的發展吸引和積聚越來越密集的人口。為了解決人多地少的矛盾,這里很早就在農業穩定發展的基礎上產生了家庭手工業。“牛郎織女”的傳說反映了夫婦之間的分工與合作,表明了農業與手工業在一個家庭內的有機結合。當時,開弦弓村的產業是兩塊:水稻種植和種桑養蠶。1935年,開弦弓村水稻總產量折合成大米約為九十八萬斤,全村人均產量約為六百斤。開弦弓村有80%的農戶養蠶,養蠶戶養蠶收入折合成大米約六百至八百斤。開弦弓村有諺語:“吃靠田里,穿靠匾里。”也就是說,桑蠶養殖的收入是村民們在水稻種植之外不可或缺的重要生活經濟來源。費孝通認識到,人多地少的矛盾是中國農村貧窮的根本原因。他在《江村經濟》最后一章“中國的土地問題”中寫道:最終解決中國的土地問題的辦法不在于緊縮農民的開支而應該增加農民的收入。因此,讓我再重申一遍,恢復農村企業是根本措施。

    (說發展鄉鎮工業、蘇南模式是創舉,秋末以為,這是從集體、鄉鎮政府組織農民、沖破計劃經濟的束縛的角度說的。事實上,在蘇南農村,尤其江陰,紡織、農機等農村工業,農民進上海、無錫打工,上世紀三四十年代早就出現,且形成規模。實踐走在理論前面。)

    05合作化并不能解決農民貧困

    對于費孝通來說,重訪開弦弓村的意義絲毫不亞于二十一年前的首訪。令費孝通疑惑的是,中國革命已經勝利,新中國已經建立,已經實行了土改,農村甚至已經實行了合作化,而在開弦弓村糧食怎么居然還成了問題!重訪開弦弓村,費孝通的主要發現是:解放后實行土改和實行了合作化,稻米產量比二十一年前有了很大增加,但開弦弓村人均收入并沒有增加,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不如二十一年前;稻米產量增加了,但村民們甚至吃不飽,農村的貧困問題并沒有真正解決,農民生活水平沒有實質性提高。重訪開弦弓村看到的現實情況,證實了費孝通的博士論文里提出的觀點。但是,他并沒有為此感到一絲高興,而是被深深觸動和震撼了。耿直的費孝通本著真正學者的道德操守,把重訪江村的調研發現如實寫出并公開發表了。他當時也明白這些觀點可能有些“刺耳”。為此,在《重訪江村》的開頭,他做了好多鋪墊,預設了前提,試圖為其觀點提供某種保護。

    (確實,不解決人地矛盾,在有限生產資料、小農生產方式上做文章,解決不了貧困。包括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蘇南模式講的是工業,溫州模式講的是流通與市場,是解決人地矛盾的對策,是在人地矛盾之外做文章。)

    06.費孝通一生中最為艱辛的蹉跎歲月

    《重訪江村》剛一發表,很快從北京來了一個調研組進駐開弦弓村,其中一部分人還住在費孝通住過的周家,他們對費孝通來了個反調查,意在證明費孝通反映假情況,欺罔視聽。費孝通開始了一生中最為艱辛的蹉跎歲月。從1936年到1957年,從1957年到1978年,都是二十一年??梢哉f,這兩個二十一年是費孝通一生及學術生涯的兩個重要階段。第一個二十一年里,費孝通提出了平生最重要的學術思想并被證實。第二個二十一年是費孝通沉默隱忍的二十一年,與此同時,我們也走了彎路,吃了大虧。慘痛的教訓讓中國人民在眼淚中明白了是與非,這其中也包括費孝通告訴過大家的真理。而在那二十一年的艱辛歲月里,費孝通用他的沉默與隱忍堅持著他的觀點。二十一年后他的堅守為真理增添了光輝,他的忍辱負重增強了真理的說服力。

    (堅持真理,學者的品質。)

    07田野調查:費孝通的重要學術貢獻

    費孝通的重要學術貢獻直接來自田野調查,使用的是“觀察一歸納法”,這是社會科學的一種重要研究方法。西方經濟學中的產權理論很大程度上就從牧場和漁場的過度開發和使用的現場觀察中歸納、總結出來的。費孝通幸運之處正好在于他遇到了一個正確的地點——開弦弓村。在正確地點上,他又運用了正確方法——觀察——歸納法。第一個正確是客觀的,第二個正確則要歸功于他的主觀。他后來總結說,“開弦弓是中國國內蠶絲業的重要中心之一。因此,可以把這個村子作為在中國工業變遷工程中有代表性的例子”。正是這種考察地點的代表性、典型性,使得事物的本質、真相浮出了水面,本質與現象、表象與真相幾乎重疊,使觀察者一目了然。孕育出中國偉大學術思想的主客觀條件、偶然與必然因素在1936年的江村碰頭了,開弦弓村真乃中國社會科學的一塊福地。政治學貢獻遠遠超越社會學。

    (調查,為何要加“田野”二字?是不是強調原始、實地、實證、第一手,而不是間接、道聽途說,應該是的?,F在許多調查離田野遠了,在電腦在資料上做文章,具有諷刺意義的,不少研究費老的,江村也沒去過,去了也是逛一逛而已。學術腐?。。?/span>

    08.費孝通奠基了中國社會學

    費孝通最重要的學術貢獻,一是關于中國人社會關系的學說;二是關于中國社會基本矛盾的學說。如果非要從所謂學科上劃分,費孝通這兩大學說,前者屬于社會學,而后者則應該屬于政治學。但費孝通一概被稱為社會學家,我想這與費孝通在英國學習時的專業和后來工作所屬的學科范圍以及他的門生弟子大多是社會學專業出身有關。但我本人認為,費孝通對中國政治學以及對中國工業化、現代化的貢獻遠遠超越于社會科學的理論層面以及社會學的學術范圍。費孝通的成就與成功并非僅僅依靠一己之力。費孝通在一定程度上開創了當代中國社會科學的一種學術風格和研究范式,對當代中國社會學起到了奠基作用。但這種作用應該說費孝通有一半功勞,中國社會科學界、社會學界的共同努力是另一半。前人的奠基作用,在很大程度上是后人傳承賦予的,沒有傳承和發揚,前人的價值就會慢慢消磨乃至消失。在這個意義上,費孝通奠基了中國社會學,中國社會學成就了費大師。

    (費孝通奠基了中國社會學,中國社會學成就了費大師,相互成就,學術定律。)

    聲明:所有來源為“蘇州日報”、“姑蘇晚報”、“城市商報”和“蘇州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捷足先登
    思政課進革博
    “百花”齊放
    來點素的
    開學義賣
    紅梅報春
    又粗又热 狠狠撞进身体里
  • <blockquote id="i262m"><center id="i262m"></center></blockquote><td id="i262m"><center id="i262m"></center></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