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i262m"><center id="i262m"></center></blockquote><td id="i262m"><center id="i262m"></center></td>
  • 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
    首頁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游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

    □秋末 

    山水詩是詩中一個大宗,是指描寫山水風景的詩。有的只寫山,有的只寫水,山水并不局限于荒山野外,包括經過人工點綴的著名風景區,若蘇州虎丘、拙政園、寒山寺。山水詩起源于秦漢,產生于覣晉,在南朝至晚唐不斷發展、演變。謝靈運為水山詩鼻祖。繼陶淵明的田園詩之后,山水詩標指著人與自然進一步的溝通與和諧,標志著一種新的自然審美觀和審美趣味的產生。

     

    蘇杭

    你是西湖

    我是太湖

    你在運河的這頭

    我在運河的那頭

    你做小溪

    我彈叮咚

    我們同一個姓字

    名叫江南

     

    虎丘

    丘墩不是山

    劍池無劍寒

    白虎可曾吼

    圓石歌聲殘(注)

    丘壑參差幽

    塔斜惹人拜

    吳人思莫邪

    騎虎看新劍

    注:有記,虎丘千人石有中秋曲會,曾萬戶空門。喻昆曲搖籃。

     

    千島湖

    昨日桑田

    今日滄海

    水繞島,島依湖

    平平仄仄,仄平平

     

    西湖游人

    斷橋成人橋

    白堤不見堤

    許仙擠湖里

    笑煞白居易

     

    西湖寫字人

    己亥三月,住西子湖畔。一日,晨起,見數位老人在湖堤石板上以水寫字,全神貫注,旁若無人。行草楷隸,有板有眼,嘆為觀止。據說,蘇州大公園和許多城市景點亦有。今日民間書法一景。

    湖水當墨地當紙

    大筆如帚繼蘭亭

    掃地也有道中人

    歐王筆底已寫盡(注)

    注:歐王指王羲之、歐陽修。沈從文有言:書法家出則書法亡。

     

    紙鳶

    陣風起兮憑借力

    春夢一覺上九天

    地上千人抬頭看

    不知線斷跌塵埃

     

    旅游

    可以身臨其境

    卻一絲一毫不能帶走

    可以相濡以沫

    也只有分分秒秒

    可以萬般憐愛

    唉,只有獨個兒魂牽夢繞

    原來,旅游就是——

    單親單愛單思單想

     

    游記與游思

    游而記之曰游記

    游而思之曰游思

    桃花潭水深千尺是游記

    不及汪倫送我情是游思

    游記只帶了眼睛

    游思還藏了心思

     

    清明

    三月江南柳絲飄

    蘇城四月映山紅

    滿天飛絮思親人

    紅葉一地祭舅翁

     

    天上有兩顆星

    天上有兩顆星(注)

    同時升空了

    一顆叫袁隆平

    一顆叫吳孟超

    天上有兩顆星

    日夜放光芒

    一顆給你吃飯

    一顆給你健康

    天上有兩顆星

    時時對你說

    科學為了什么

    攀登沒有止境

    天上有兩顆星

    永遠永遠永遠

    一顆叫袁隆平

    一顆叫吳孟超

    注:1999年10月,經國際小天體命名委員會批準,中國科學院北京天文臺施密特CCD小行星項目組發現的一顆小行星(8117)被命名為"袁隆平星"。2010年國際天文學聯合會將17606號小行星命名為 “吳孟超星 ”。 2011年5月3日,國家科技部舉行小行星命名儀式,第二軍醫大學東方肝膽外科醫院院長吳孟超院士接過小行星命名證書和小行星運行軌道銅牌,正式獲得永久性小行星命名。

     

    陽明山

    蔣崇王陽明,將臺北近郊草山更名為陽明山。山內曲徑通幽,藏蔣行館,二層小樓,中西合壁,外有梅園、后花園、森林公園,四周環山,朝一湖泊,類奉化山水,蔣特喜。1969年建,原名中興賓館,又名陽明書屋。蔣與宋美齡居二年有余。

    江南庭園堪姐妹

    奉化山水亦相同

    曲徑深處竹篁密

    樹下蔭濃鳥語通

    山低不會生大虎

    池淺怎能出蛟龍

    終有陽明孫武計

    紙上中興早成空

    欣賞與把玩

    坐在黃山不知峰名的半山腰,擦一把汗,喝一口涼水,或平視,或仰視,或左顧右盼,各色美景都展現在你的面前。青山,白云,陡峰,松濤,奇樹,石級,蟻人,說是一幅畫,又哪有這樣的畫。

    我把這種欣賞歸為三境:眼前有景道不得,此為一境。景美但要道美則很難,或者簡直辦不到。幾千年來,有幾多畫家,幾多佳作,又有誰能把黃山美景都畫出來?人在畫中兩相知,此為二境。許許多多的欣賞都在畫外,都有主體和客體,唯有人在山中,山欣賞你,你欣賞山,融在了一起。美景可看不可得,此為三境。美術、書法、戲曲珍品,可以價值連城,但總有價,總能買,黃山美景買不得,你可以豪放一下,吟一句徐志摩的詩,揮一揮手,不帶半片云彩,可以誠誠懇懇作一大揖,可也拿不走云彩一絲。這樣的欣賞是一種平等的交往,不帶任何商業氣息,黃山敞開胸懷,游客盡情享受。

    到徽州,不能不去老街,所謂老街,就是工藝品市場。老街長長的,街兩面如蘇州的十梓街,一色的古建筑,幾近一半是硯臺店。老板向我介紹如何識硯,我一看價格,大都千元一塊,只說看看。老板拿起一塊比巴掌小一半左右的硯臺,遞到我面前說,這塊硯臺光滑如膚,古時文人秉燭讀書,一面讀書,一面將硯臺放在手里把玩。紅袖添香夜讀書那是假的,紅袖在旁哪能讀書?把玩硯臺卻是真的??赡芪夜侣崖?,從未聽過此說,不由接過那塊硯臺,如其那樣把玩了一下。細看那硯臺,中間凹陷,四周無棱無角,確是光滑細膩,給人一種說不清的舒服感,真不知世上硯臺還有此功。

    那塊硯臺為何獨有此功?后來思及,還是它沉,能貼手心;它圓,無棱無邊無角;它滑,光滑如膚又勝膚。硯臺是工藝品,可觀賞可收藏,但離開了磨墨書寫,也就不成為硯臺了。“把玩”二字令人玩味,把者執也握也捏也,玩者白相也,把玩已不是硯臺的本能,已離文房四寶,離玩物也不遠了,或半是硯臺半是玩物,主人只玩不派磨墨的用場了,這豈非是硯臺家族的一種淪落?圓滑光滑的結局,就是受人把玩?要有把玩的資格,就得圓滑光滑?

    欣賞黃山是一種意境,把玩硯臺又是一種意境。要欣賞,還是要把玩?還是都要?我選擇了欣賞,將“把玩”留在了徽州,留給了那位老板。硯臺買了一方,也是巴掌大,無棱無角,有三足,雖細卻頂天立地。

     

    野,就是自然,自然而然的,萬年億年造化而成的,天生的。

    三四十年前去太湖,太湖還是蠻野的。無論吳縣的東山、西山、胥口、鎮湖,還是吳江的七都、橫扇、廟港、苑坪,沿湖就是蘆葦、堤岸,水鳥在蘆葦上飛來飛去,遠處湖上白帆點點,還有采太湖石留下的空洞,太湖水拍打,有節奏的嘭嘭聲。

    太湖的野景還有,不多了,大道、草坪、浮橋、游艇、別墅、酒家、會所、酒店,不息的車流、人流,塞滿了你的眼睛,依舊的只有太湖水。水也不那么清了。

    去了臺灣,去了新西蘭,得到了一個共同,他們在捍衛野景。初是一個驚訝,臺灣旅游設施這么“落后”,沿海景觀幾無梳妝打扮,至多一條棧道式的便橋,后方醒悟,讓景觀保留自然狀態,盡可能少點人工、人為。新西蘭,所有景點都是敞開的自然的,冰川都無“裝點此關山”,或一條砂石便道,或幾個石級,或一座簡易木橋,原來怎么樣還是怎么樣,也無圍墻,不設卡,不收門票。有幾個旅游小鎮,像皇后鎮、法國小鎮,圍湖而建,沿湖幾無設施,還是“我行我素”,草地從山坡到家家戶戶。

    我的一位搞經濟研究的朋友,積多年研究,力主開發太湖,蘇錫常湖(州)共建沿太湖經濟開發區。也有專家不太積極,四市屬兩省,難唱一臺戲,更是擔心,開發成了破壞和糟蹋,開發會不會以犧牲自然環境、自然景觀為代價,得失孰多孰失,是功是過,也難說。

    人類對自然的開發不可缺少,這是人類生存的需要。怎樣使開發不破壞自然,盡可能多留一些自然景觀,保護好原生態,人類要做好的一大課題。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今天可要改了,野火燒得盡,春風吹不生。

    聲明:所有來源為“蘇州日報”、“姑蘇晚報”、“城市商報”和“蘇州新聞網”的內容信息,未經本網許可,不得轉載!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圖片、音視頻等信息,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
    捷足先登
    思政課進革博
    “百花”齊放
    來點素的
    開學義賣
    紅梅報春
    又粗又热 狠狠撞进身体里
  • <blockquote id="i262m"><center id="i262m"></center></blockquote><td id="i262m"><center id="i262m"></center></td>